“损失超过500万元。”温州乐清人陈矗磊告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语气有些焦躁。陈矗磊的云南西能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西能集团)在云南建有3座水电站,受大旱影响,自去年底开始,这3座水电站已陆续关停。

  “主要是发电利润的损失。”云南昆明温州商会会长吴文献表示,“损失应该在两亿元左右。”

  相比旱灾,在云南怒江州泸水地区投资水电站的温州商人吕增国面临另外一个问题,目前他担心的不是旱情,最大的烦恼是送电难。怒江州水电协会秘书长徐振铎表示,此地和昆明的直线距离约四五百公里,“线路容易跳闸,所以没人敢多送。”

  损失在两亿元左右

  投资水电站的温州商人被称为“炒电团”。陈矗磊是其中一名

  “团员”,他在广西掘得第一桶金后,于1990年来到云南,此后成立了自己的公司。

  在2000年左右,国务院批准于“十五”期间,拟在全国建设400个水电农村电气化县,回报率极高的小水电建设迅速吸引无数资本进入。

  2003年,陈矗磊决定进入这一领域发展,他开发了“云龙县孙足河流域梯级开发”、“两岔河电站”等水电项目,并成立了云南省大理云龙县利源水电开发有限公司和西能集团。

  “从去年8月份开始到现在,基本就没下一滴雨。”陈矗磊表示,“同前年相比,少了不少收入。前年的发电量是900万度,去年是500多万度,发电量已少了三分之一。今年到现在为止,只发了几十万度电。”

  “我们这里一个温州商人水电站,从去年11月起就没水可用,关停了。”云南文山州温州市商会一负责人告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2008年,这个水电站发电量有1200多万度,在2009年,只有1000万度,少了200多万度电,大概造成了30多万元的经济损失。云南电网的预测显示,今年1月~5月,云南省的缺电率将达到30%,电力缺口达到30亿千瓦时。

  对于云南干旱,3月底吴文献在他任会长的云南昆明温州商会为此召开相关会议。围绕“旱灾”的主题,吴文献希望能统计受损失的数目,并研究如何“帮助受到巨大损失的老乡”。

  “损失应该在两亿元左右。”4月13日,吴文献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因为有的水电站还在建设中,无论是否干旱,都不存在发电的问题。不过,庆幸的是部分企业抵抗力强、基础都还不错。”

  遭遇“送电难”问题

  “怒江州这边比较特殊,这段时间一直在下雨。”怒江州水电协会秘书长徐振铎表示。这种情况无疑会让陈矗磊羡慕,不过怒江的水电站也有“自己烦恼”。

  温州商人吕增国在怒江州的泸水地区投资建设的水电站,总装机容量为15万千瓦时。对吕增国们来说,目前最大的烦恼是无法将电送出。“旱情对我们也还是有一定的影响,现在雨季还没有到来,到底能发多少电也没法估计。不过对我们来说,最大的困难是送电。去年我们发了近4000万度电,发8000万度电也不成问题。”吕增国表示。

  “以前电是送到地方电网,最近刚刚并入南方电网,但线路还未进行改装。”吕增国表示。怒江距离昆明约有七百多公里,直线距离约为五百多公里,“线路是近年才铺好的,有时候不是很通畅。如果当地用电量小、线路负荷小,容易产生震荡。线路容易跳闸,所以不敢多送。”徐振铎表示。

  同样,云南保山市小水电也受制于“送电难”的问题。“去年保山市发电量28亿多度,我们预计今年的发电量在22亿度左右,以每度电0.17元供给保山电网计,收入损失超过1亿元。”保山市小水电商会的李永忠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记者